<
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> 都市小说 > 厚爱撩人 > 第一百六十章 对峙
    这件事情已经联系上潘风华两天了,依旧没有任何消息。蒲祁已经是担心得茶饭不思了。

    看着蒲祁这茶饭不思的模样,蒲苇也很是着急,真担心苕雪会对丘雅茹做出什么事。可回头就一想,这丘雅茹再怎么不济,都是苏雪的表妹,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,至少苏雪是绝对不会杀了她,估计再没办法的办法应该是再给她订一门亲事了。

    “姐,要不我们找如斯哥哥帮忙吧?”蒲祁是知道蒲苇极不情愿再去找连如斯,因为在那一个晚上碰见的女人,说怀了如斯哥哥的孩子,而且即将跟如斯哥哥结婚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蒲苇当下就拒绝,“小祁,你再给一点时间我,我有办法找到丘雅茹的。”

    蒲祁不是不相信自己的姐姐,而是……

    他心里很不安,总觉得雅茹已经出事了,不然她不可能会不接自己的电话,她说过,无论如何,她都一定会接自己的电话,就算在上课也一样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手机已经一个星期多打不通了,让他不着急也是假的。

    根本就没办法不着急。

    看着蒲祁一脸不安的模样,蒲苇在这件事情上面也十分不安,只得回房间再给潘风华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电话一直都是打不通,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可以立案,直接报失踪人口了。”潘风华给出这么一个结论,蒲苇细想了几下,还是叫他别立案先,她要找苏雪先聊聊。

    她记得她是有苏雪的手机号码,深吸了一口气,蒲苇播打了她的手机号码,响了半分钟左右,电话才被接通。

    “少有,蒲大小姐既然会主动找我,怎么你是来叫我不要跟连如斯结婚呢还是祝福我跟如斯?”电话那头,传来嘲讽的笑声,教她的心一紧。

    随即蒲苇抿了抿唇,“我打电话给你不是为了连如斯的事情,因为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,你也不用害怕我会威胁到你们结婚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今天这个电话是为了什么,难道还真的是打算来祝福我?蒲苇,我还真没看出来,你那么大气呢。”

    “没看出来也正常,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度之人,得知你跟连如斯要结婚,我的确很惊讶很生气,我甚至都在怀疑你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连如斯,会不会是你在外面跟别的男人在一起怀上的,就直接赖连如斯。”本来她这人就喜欢开门见山的说话,可是苏雪这带着炫耀的语气还真叫人不爽,再说,她那晚在医院门口听她讲电话时,她的确有足够的理由怀疑,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连如斯的!

    “蒲苇,你说话给我小心点!”果不其然,苏雪这么一听,立即大声怒斥,“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,你一直都跟如斯在一起,我找不到机会而已,不然你以为你能一直留在他身边吗?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她蓦然笑着嘲讽,“不过,你都跟别的男人有过一腿了,你觉得你自己还配得上如斯吗?是不是很奇怪,连如斯已经没有再找你了,而是让我怀孕了,因为他已经开始嫌弃你,嫌弃你跟别的男人有过一腿。”

    不说这事情还好,一说这事情,蒲苇真的觉得心中的怒火就往脑门升上去,“那我还真的不得不不佩服你苏大小姐的做事方法了,让赵若搞了这么一场同学聚会,想设计我跟卓轴,结果你应该没想到吧,卓轴已经醉得不醒人事,根本没有力气对我做出什么事情,你这如意算盘倒是打错了。不过,苏雪,我还得警告你,别再妄想着对我身边的下手,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拿什么不放过我?”苏雪不以为然的冷嗤道,丝毫不将蒲苇的话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也对,我也不是什么蒲大小姐了,蒲氏银行也早就没了。我孓然一身,不过你要是敢伤害我身边的人,我大不了就跟你同归于尽,反正我贱命一条,不比你苏家大小姐的生命那么值钱,要是拉上你一起死,也算是赚了。”

    “蒲苇你……”苏雪气结,心中还真有些担心,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,兔子逼急了还会咬人,更何况,这蒲苇本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,只得收了自己的威胁的语气,“老同学,你淡定一点,我能做出伤害谁的事情呢,大家好歹也是同学一场,你也不必把我想得那么不堪。”

    蒲苇冷笑,“呵,苏雪,你不堪不不堪,你自己心里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这样,那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,其实你跟卓轴在酒店的那晚,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我自己比你还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急着打断我的话。”苏雪笑得阴沉,“因为碰你的那一个是你最厌恶的男人——成荣轩。”

    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里敲响了一下,将她所有的思绪都敲走了,脑海里空荡荡的空白一片。

    她的意思是,那晚在自己身上留下许多青青紫紫的痕迹的人居然是成荣轩?

    见蒲苇没传来任何声音,苏雪依旧得意的道:“的确,卓轴是喝多了,醉得根本就对你做不出什么事情,可是成荣轩可以。所以,你那晚已经是被成荣轩睡了,哎呀,怎么样,虽然没有一点记忆,可是得知自己曾经被你最厌恶的男人睡过,感觉如何?是不是恨不得马上去死?”

    那样便是最好不过了!

    “苏雪,我知道你很想我不好过,同样的我也不会想让你好过,很不巧,我第二天去了医院检查,我没并没有被侵犯过。所以就算你跟成荣轩的关系好得,他失踪了,你依旧跟他有联系又如何,我还不是一样没吃太多的亏。倒是你,苏雪,我还真没想过,你跟成荣轩的关系有那么深呢……”她说这话时,故意拉长了音,话语里还带着一抹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想羞辱她不成反倒被她倒打一耙,苏雪心中闷着一口气,压抑着自己的怒意,告诉自己这时候不能动怒,也不能承认任何,“我想得到如斯,而他想得到你,我们不过是合作关系,互惠互利罢了。”顿了顿,苏雪觉得这样把事情扯到自己身上太不明智,立即开口扯开了话题,“倒是你,即使成荣轩真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事情又如何,你觉得如斯他会相信吗?当他一进门所看到的是你和卓轴光着身子抱在一起躺在床上,你觉得一个男人看到那样的画面,还会相信你们俩是没有发生关系吗?”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蒲苇觉得自己不理智了,明明打电话给她,是想与她谈丘雅茹的事情,结果一直被她牵着鼻子走,在那件事情身上打转。

    “苏雪,我今天打电话找你,不是跟你聊这些无聊的事情,我只想问你,见过丘雅茹没有?”她清了清嗓音,眸子变得凌厉起来。她总觉得,苏雪那头肯定是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“雅茹?”苏雪哼笑,“你找我表妹有什么事情,她最近去旅游了。”

    “旅游会不接电话?”蒲苇不相信她这套说词,“苏雪我劝你最好就将她给放了,不然我就直接去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报警?”苏雪的心顿了一下,声音已是有些虚,“蒲苇你用什么身份去报警?立什么案?”

    “人口失踪案,你不要管以丘雅茹的什么人去报警,总之她已经已与我弟弟失去联系一个多礼拜,按道理是可以立案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真可笑,她不过去旅游了,你要去报警就去报个够吧。”说罢,她便是掐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看着手机跳回通话记录的页面,蒲苇皱了皱眉,在这苏雪里完全没有得到一丝消息,不过,听她那略带心虚的语气来看,丘雅茹的失踪肯定是跟她有关。

    蒲苇叹了一口气,整个人如被抽走了全身力气般直接地倒在床上,跟苏雪对峙,真的比任何人对峙还要吃力!

    她想了几分钟,再给潘风华打了一个电话,将她质问苏雪的话,再将苏雪的反应都给他说了一遍,潘风华听后,不禁叹了一口气,“蒲苇,你这样做实在是太冲动了。若是丘雅茹真是在她手上出什么意外,她交不出人的话,知道我们已经在怀疑,难免会做出什么举动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,蒲苇倒是不解了,“你认为苏雪会杀了丘雅茹不成?”

    她可不认为苏雪有这样的胆子杀人。

    “蒲苇,这个世界上,谁的心思都不是你我能够猜透的。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半晌,细细将这话琢磨了一番,“那你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?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的潘风华顿了一下,再道:“那我们且再等上两天,若两天后还联系不上丘雅茹的话,我就派人大范围的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也只能这样了。”蒲苇向他道了谢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起身走到门口,探向门外,只见蒲祁在沙发上正在打电话,神情似乎很焦虑。

    她在这一刻,蓦然觉得自己很没有用,这个时候也只能让别人帮忙,而自己什么事情都做不到。思及此,蒲苇走出房间,深深地睨了蒲祁一眼,“小祁,你是不是该吃药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已经吃了。”蒲祁苦笑了一下,“姐,你放心,还没找到雅茹,还没确定她是否安全,我四不会让自己先倒下的。

    在这一瞬间,蒲苇突然觉得自己的弟弟好像长大了!